#

行业动态

史上最严资管意见出台

      

11月17日晚,广受业内重视的资管行业统一规则的“基本法”——《中国人民银行、银监会、证监会、保监会、外汇局关于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的指导意见》(下称《意见》)终于以征求意见稿的形式正式亮相。


打破刚兑和净值化管理,这对于银行理财和券商产品几乎是致命的打击,尤其是银行理财。传闻已久的资管新规终告落地。

11月17日,中国人民银行协同三会和外汇局联合发布《关于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指导意见(意见征求稿)》(下称《指导意见》)公开征求意见,同时也标志着资产管理行业统一监管标准的问世。

这一重量级文件瞬间在金融圈激起巨大水花。相较于之前的市场预期,此次指导意见与今年2月版本之间的最大变化以及突破点在于,对打破刚兑有了明确要求,明晰了刚兑的认定和处罚。

对刚性兑付的机构,如果是存款类持牌金融机构,将要求足额补缴存款准备金和存款保险基金;对非存款类持牌金融机构则实施罚款等行政处罚,具体标准由人民银行制定,最低标准为漏缴的存款准备金以及存款保险基金相应的2倍利益对价。

《指导意见》还规定,金融机构对资产管理产品应当实行净值化管理,净值生成应当符合公允价值原则,及时反映基础资产的收益和风险。按照公允价值原则确定净值的具体规则另行制定。

在业内人士看来,这对于银行理财和券商产品几乎是致命的打击,尤其是银行理财。

目前个人投资者能够接触的除了存款以外的投资类型有两种:

一种是以银行理财为代表的刚兑型产品;

还有一种就是以基金为代表的净值类资产。

刚兑与否,银行理财客户与基金投资者的投资偏好、风险承受能力是截然不同的。一旦银行理财失去了刚兑的能力,可以预见的是处于高风险偏好边缘的投资者将部分进入稳健型的净值型产品,而处于低风险偏好边缘的投资者将进入银行存款、货币基金等。

与此同时,90天内的短期银行理财也将消失不见。《指导意见》新增的条款规定:降低期限错配风险,金融机构应当强化资产管理产品久期管理,封闭式资产管理产品最短期限不得低于90天。

银行理财的狂奔突进是近几年大资管行业崛起的主要动因,也是当前各类资管机构最重要的资金来源地。据央行方面在答记者问中的数据显示,我国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规模高达102.1万亿。截至2016年末,银行表内、表外理财产品资金余额分别为5.9万亿元、23.1万亿元。

业内人士认为,随着非保本理财明确表外化、净值化,未来将转变为纯粹的资管产品,考虑到转型调整需要一定时间,短期内理财发行规模可能会出现一定收缩。但从中长期看,随着国民财富存量的持续提高,对多元化投资渠道的需求,仍会为资产管理行业提供极为广阔的发展空间。

也有银行业观察人士指出,按照资金流向来看,遏制银行理财的无序扩张,无疑是抓住了资管乱象的牛鼻子。

业内人士直言,《指导意见》将银行理财与其他资管完全划等号,这两者无论从历史背景、投资特性、负债稳定性等方面看,差异极大,且“监管层对银行理财的要求”与“民众对银行理财的认知”之间存在极大偏差,一刀切式对银行理财采用市值法计价,在债券市场下跌时会导致债券市场的大幅波动。

事实上,这一出台意见稿,堪称史上最严的资产管理意见。它的出台,既意味着金融业吃着火锅唱着歌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更意味着资产管理将结束规模大跃进时代,步入质量提升“新时代”。

为什么要对资管业务进行规范?

简单来说,两个维度:

一是行业规模巨大,对我国经济发展举足轻重;

二是行业发展不规范,呼唤更全更严的监管措施。

自2004年推出首只银行理财产品以来,我国的资产管理行业就迈入了高速发展阶段。“大资管时代”下,证券、基金、期货、保险等多种理财产品喷涌,截止2016年底资产管理行业规模达到102万亿。102万亿是什么概念?同年年底,我国的GDP水平是74.4万亿,远不及资管行业规模。


但是,行业规模狂飙突进背后,往往是概念不明、业务发展不规范、监管标准不一的现象,极易引发监管套利、资金池、刚性兑付等问题,为行业监管和调控带来重大风险隐患。

比如,在到底什么是“资产管理”上,业内此前就难以形成一个准确的概念。

朴素意义上理解,无非就是金融机构为委托人代为管理资产(包括投资和管理),然后收取一定的管理费。但是委托人和受托人范围有哪些?这其中的风险怎么控制?管理费怎么收?会不会引发一些投机行为?

这一次,《指导意见》真正回归了行业“受人之托,代客理财”的本质,第一次明确规定了,资管是指“银行、信托、证券、基金、期货、保险资管机构等接受投资者委托,对受托的投资者财产进行投资和管理的金融服务,金融机构为委托人利益履行勤勉尽责义务并收取相应的管理费用,委托人自担投资风险并获得收益。”

过去几年,由于对资管的范围定义不明确,不少金融机构就“误入歧途”,利用资管做掩护,从事一些高杠杆、非法交易行为,偏离了资产管理的本质,资产管理能力也没有建立很好地起来。

这一定义首次明确了监管主体的范围,无疑是在贯彻“所有金融业务都要纳入监管”的精神,实现穿透式监管。

刚性兑付

值得关注的另一点,是定义中提到的“委托人自担投资风险并获得收益”。这无疑是在针对,长期以来,资管行业发展的“阿喀琉斯之踵”——刚性兑付问题。

什么是刚性兑付?

简单来说,就是金融机构对投资人承诺保本保收益,出现兑付困难时,金融机构要“兜底”、垫付资金,这也是过去行业的通行规则。

听起来对投资者是一件好事,但这会出现什么问题呢?一旦金融机构资金池出现问题,无法垫付,就会出现非常严重的群体性事件。由此引发,理财、投资一出事,就找政府闹事的现象。这不仅扰乱市场纪律,加剧道德风险,更会牵扯大量的行政和社会成本。

事实上,对于投资者来说,既然是金融投资,势必要承担一定的风险。中国的金融市场要更开放和规范,就必须教育投资者,使之拥有更加科学的投资观。打破刚性兑付早已是金融业的普遍共识。

这次,《指导意见》就花了重要篇幅讲了打破刚性兑付监管要求。


一方面,提出金融机构对资产管理产品应当实行净值化管理。

怎么理解呢?就是不再给理财产品定预期收益率,也不保证客户的收益,而是像基金那样按净值申购、赎回。

在这种情况下,投资者年初买的净值1.05的产品,年底可能变为1.02,他需要自己承担损失。说白了,就是打破刚性兑付的另一种说法。

另一方面,对刚性兑付行为进行界定,并加强惩处。

从法律、制度上规范,并设定惩罚措施,无疑显示了监管机构的决心。